不‧可呈示─宗教的藝術對話

白雙全, 高文灝, 梁以瑚, 陳啟賢

10月 05 – 10月 21, 2001

宗教藝術已死?

由歐洲中世紀的教堂建築、文藝復興的雕塑與繪畫,到敦煌石窟、中國各地的墓葬和寺廟壁畫,甚至乎是堜蒲寨的吳哥窟……宗教曾幾何時是藝術最慷慨的贊助人,也是藝術的永恆甚至唯一合法主題(中世紀的禁慾主義),造就了藝術史上無數的偉大作品。黑格爾(Hegel)認為藝術是普遍理念與個別感性形象,即內容與形式,由矛盾對立而統一的精神活動。藝術的最初階段,以象徵手法表現內容,並以宗教為主要命題;當藝術以辯証的方式向哲學邁進,形式負荷不了內容,藝術家僭越哲學家的使命,用藝術創作解決(但更多的時侯是挑戰)哲學問題,藝術便走上自行消解之路。

在討論「宗教藝術」的時侯,我們總在隱隱的指向輝煌的過去。宗教藝術似乎總被排擠在當代藝術的門檻以外,在喧囂與嘩眾取寵的藝術世界裡被遺忘。這到底是因為當代藝術家都是無神論者,所以宗教也就順理成章地在藝術之中宣告缺席?還是當代藝術的創作模式,欠缺可以用來談論宗教的語彙?又是否只有憑籍插圖式的象徵和符號,藝術才能表達經訓中的教誨,和重現藝術家的宗教體會?參展的四位藝術家,分別篤信基督教和佛教,亦有各自的藝術理念,走在一起分享創作與宗教經驗,看看宗教藝術到底會是殊途同歸還是各自各精彩。

是次展覽由陳啟賢及梁寶山策劃。場刊將於展覽期內派發,內附作品圖錄、藝術家自述以及策展人撰寫之文章,歡迎取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