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新月:六十年代的藝術與激盪──日本、南韓、台灣

11月 22, 2013 – 2月 09, 2014

Para Site 隆重呈現「大新月:六十年代的藝術與激盪──日本、南韓、台灣」。作為一小規模的比較藝術史嘗試,本展旨在突顯六十年代日本、南韓、台灣的「反藝術」行為性的傾向。六十年代全球動蕩與變革下,此三鄰國的社會和政治,以及文化和藝術史,亦處關鍵時期。藝術家興起以身體和稍縱即逝之行動,與當時主流的現代主義抽象藝術唱反調,此藝術走向不僅是戰後國際藝術潮流的在地展現,也是各語境下所產生的在地反應。本展收錄眾多非物質但格外重要的行為展演及事件紀錄影像,佐以文字敘述及文獻。參展藝術家包括張照堂、Choi Boong-hyun、莊靈、Hi Red Center、黃華成、Jeong Gang-ja、Kang Guk-jin、小野洋子、Zero Dimension。本展之規劃設計與香港藝術家梁志和合作。

本展並非企圖下全面性定論,而是透過展品為東亞前衛行為藝術史的初始研究出一分力。雖然日本、南韓、台灣在戰後因殖民遺留的影響和意識形態的分歧,欠缺實質交流,本展期望展現三地藝壇在互相平行的狀態下,不顯著的關係和驚人的共鳴。台灣與韓國分別於 1895 及 1910 年被日本吞併,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獲得自主,但旋即各自陷入與北韓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對峙局面。回溯歷史,日據時代為台灣和韓國進入現代化的第一階段;大體來說,這三地的現代藝術都是在日式教育下奠基的。再者,三地的戰後重建,都與美國在該地區的存在和利益有著錯綜複雜的關係。日本戰敗後,美軍進駐,導致日本轉型為非軍事化、憲法規定的和平主義國家,且成為美國遏抑東北亞共產主義滲透的主要戰略點。南韓和台灣亦同時成為美國戰略前線基地。這三個國家連結起來,構成一個地緣政治性質上、軍事上的堡壘,對抗共產主義在此地區的擴張,即所謂的「大新月」地帶。這三個國家受迫美國而與之建立的關係,造成美歐藝術資訊之傾銷,對其藝壇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即便是偶然、粗略的。因此,六十年代日、韓、台三地初露頭角的年輕藝術家,受西方的新實驗藝術和對美國左右其政的批判所啟發,開始探索藝術創作直接回應日趨官僚、制度化的藝術界,和政治紛擾、言論自由受限的現實所提供的可能性。

本展借重一小批先鋒藝術史家和策展人為日本、南韓、台灣的行為和實驗藝術史貢獻的重要研究,就此長期被忽略的複雜議題,提出跨國界、跨地域的審視方法。

大新月:六十年代的藝術與激盪──日本、南韓、台灣」由Para Site、A Future Museum for China 與馬唯中聯合籌辦。

本展將於11月23日下午3時於亞洲藝術文獻庫A Space(香港上環荷李活道233號荷李活商業中心10樓)放映台灣藝術家莊靈先生之兩部實驗電影《延》(1966) 及《赤子》(1967) ,並與藝術家及演出者陳夏生女士座談。

Para Site藝術空間獲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藝能發展資助計劃」的躍進資助。

活動內容並不反映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意見。

Attachment img 0151
Attachment img 0148
Attachment img 1005
Attachment img 1048
Attachment img 1035
Attachment img 1090
Attachment img 1113
Attachment img 1176
Attachment img 1147
Attachment img 1043
Attachment img 9642
Attachment dp11.1 1

Minoru Hirata, Hi Red Center’s Dropping Event at Ikenobo Hall, Tokyo, October 10, 1964. Copyright Minoru Hirata, Courtesy of Taka Ishii Gallery

Attachment img 1064
Attachment img 1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