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嵌陷磡

黃彩鳳, 蔡毓毓, 譚坤鴻, 小力, Viki , 老菲

4月 18 – 5月 11, 2003

自從參與了那年大磡清拆後,雞鴨鵝豬狗貓不滿錄影粉末搞了放映和印書就算,片片面面的自說自話,咁就來一個興波作浪:城裡前前後後陸陸續續清拆重建,有樓變無樓無樓變有樓,土地和人究竟係D咩?

千方百計將P西包圍,鐵皮或紅白藍,拆字和告示,加鐵絲網,請大磡亞paul/婆重施在大磡的絕技,無人能阻止回家路。

小力不滿展覽場地非大磡,誓要返回現場,充當月老扯紅線,點都要拉埋大磡同P西,工程浩大,點鋪紅線?

延續大磡地下城的故事,貓發展彎彎曲曲的水管架搭,還有又係草又係寶的文物。

鵝喜歡P西是力抗收購重建的橋頭堡,密謀將裡裡外外、左鄰右舍都變成裝置場地、P西、灣仔、紅磡、深水,亦為大磡是也。

Gogo話要體驗大軃你/李家產,高樓大廈放入缸內溶化,勇於此行為者有獎。

飛人問妳看到的是什麼聲音?你聽到的是什麼世界?真係唔關妳事!真的唔關我事?咁關人咩事?關我事?關我乜事?

叫人摸不通的熊仔,搞高而多角的立體放映,聲效欠缺免問。繼續用佢o既方式講佢所想的….

彩鳳作繭自縛,問問自己點解知而不行,建一個家在P西,展示自己的食…痾…洗…換…玩…目訓….